Blog

October 12, 2017

 <城市藝裳-樂坐其中計劃> - 麼地道公園戶外家具被媒體廣泛報導, 最近訪問了我們負責協助 KACAMA Design Lab 設計師生產的同事雄哥完成這個項目開不開心, 雄哥說當然開心, 因為這個項目根本是一個藝術創作的經驗, 產品出世之後改善了麼地公園的氣氛, 市民享用公共空間有更大的可能性, 對此雄哥感到很滿足! 同時發現, 原來雄哥為此項目揮筆寫左幾句感想 : 

位於九龍尖東一角的這個小公園建成應有三十多年,雖然一邊有商場,另一邊有酒店,但很少人知道它叫“麼地道公園”。平平無奇的公園,忽然出現了幾組高濃度色彩的傢具擺設,綠色的地膠軟墊,橙色的圓形檯凳竟然使四角單調的園林之景頓變得和顏悅色,令這汩沒無聞的殘園之地蓬蓽生輝。走上公園傍邊的天橋上觀看,那幾塊深淺的嬌藍竟然與維港的天與海相映調和。那橙紅色的激情與緑色的溫靜形成對比,矜持的粉色與輕狂的黃色相鄰相​​補;雨後驕陽斜照,高光與暗影在樹蔭下,在傢具的細孔間須臾轉移,整個場面感覺猶如印象派大師莫奈遺留了幾筆色彩塗在畫布上。安裝完成後我跟設計師聊過,他說策劃人希望藉此設計佈局可活化空間,打破公園的一些規條限制,吸引各方團體自由使用。色彩與環境的配搭得宜,可令人精神一振,嘆為觀止。設計,是無中生有而又促使觀眾產生共鳴的創作。巧妙的設計可以活化環境,改變生活,甚至影響世界。

More to see:

http://www.seatstogether.hk/en/location/7/

Photos Credit to :

https://www.facebook.com/modyroadgarden/

May 16, 2017

九巴工會:休息室空間少 食完飯要自己諗辦法

九巴職員權益工會理事長李國華表示,不少人在站頭等車時,都可能沒有特別關注車長的情況,但其實不少車長,尤其負責「天地特別更」的同事,每日都要為如何度過「休息時間」而苦惱,「除了食飯時間,仲有每日兩、三個鐘休息,可以去邊度?」

李國華指,巴士站頭的休息設施一直不足,「休息室淨係坐到三、四個人,只夠車長食飯。食完飯就要自己諗辦法」。他指車長一般會在車站附近的公園花槽附近或長椅休息,環境不算理想,「所以才會見到要瞓欄杆的情況」。他續指,車長休息時的「蹤跡」亦受天氣影響,夏天太熱要到商場「行行企企」,寒冬之下就只能回到車上閉目養神,「見山食山、見水食水」。他明白市民、政府非常關注巴士站用地用途,要增加車站休息空間有一定困難,「無辦法,都已經慣咗」。

至於城巴的情況亦相類同,早前《香港01》亦有報道城巴車長休息空間不足問題,不少車站並無設立廁所,休息室亦非常狹小擠逼,僅可容納數名司機。城巴職工會理事鄧善慶表示,於南區置富的巴士總站的情況「尤其嚴重」,該站並無設立休息室,車長回到站頭,亦只能在附近商場、快餐店打發時間,「根本無得休息,想抖下都難」。

Original : 

HK01

https://www.hk01.com/article/91337

May 9, 2017

【明報專訊】在街上走得累了,想休息,卻總是找不到地方,要不就得光顧咖啡店,用錢買空間。

在每寸土地都用來換錢的香港,人均休憩空間(open space)只得兩平方米,大概等於一副棺材,部分地區如灣仔,人均公園面積更是零。就算商場有花園,公園有草地,休憩設施也不多。要坐得舒服,最少得有椅子吧?有桌子放東西更好,有張牀也不錯。不如自備家俬?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院助理教授Francesco Rossini就做了場「快閃」社會實驗,在香港三處光禿禿的空地放一個大箱,內有多個小盒子,讓街坊自由組合出不同「家俬」排排坐。這個一立方米的箱子,帶來什麼改變?

檔案10

人物:中大教授及建築師Francesco Rossini

職業:中文大學建築學院助理教授

挑戰目標:用一立方米的箱子為公共空間變身

公共不是私人的相反

這個箱子由他特別設計、以堅固的不鏽鋼製造,附有輪子。「一立方米的體積,是為了方便攜帶,一推就走,可進出升降機、放進貨van後座,而且不會佔太多地方,箱子的表面全是小孔,是為了讓人看到裏面是什麼。」箱子內有乾坤,就是27個邊長32厘米的正方形膠盒。膠盒堅固而且輕巧,成人、小孩坐上去都沒問題,連小孩都可將膠箱排列成各種形狀,男女老少都可隨心「排排坐」。Francesco將箱子帶到不同地方,看看臨時家俬如何營造公共空間,實驗名為「SOS:Seating fOr Socialising」,是他的研究項目,結果將會變成學術論文。研究緣起,是Francesco認為香港沒有公共空間。他來自意大利,在香港住了四年,他說:「香港沒有公共空間,最少不是西方那種。西方的公共空間概念源自古希臘的廣場,人們可以聚集,休憩、討論政治,但在中國文化裏,沒有『公共』觀念。《說文解字》裏說,『公』就是『私』的相反。」翻查《說文解字》,書中引韓非曰︰「背厶為公」,「厶」即公私之「私」,韓非將「公」理解為與「私」相背,Francesco認為,在中國文化裏,「公共」並非獨立存在的特有概念,只是「私人」的相反,這也是香港人能忍受沒有公共空間的原因。還有歷史原因,「殖民地時代,廣場只是白人用來彰顯權力的地方,像十九世紀英國王室來港,政府便封了皇后像廣場舉辦活動,只准歐洲人進入。華人的公共空間,只有街道」。當然,關鍵還是經濟因素:「這個城巿寸金尺土,規劃都不是為公共空間而設,因為公共空間不能賺錢。」

城巿設計 忽略市民感受

Fran...

December 6, 2016

舊區一向比人感覺係條街好暗污糟同有危險... 但藝術結合街道傢俱會改變一個社區, 之前就有建築師在以色列一個舊區設計出一個帶互動性既花朵傘 (其實係個涼亭黎), 為了無生氣的舊區帶來人流, 帶來互動和安全感! #design #art #furniture #architecture

June 20, 2016

夏天除左為大地帶來雨水之外, 仲帶來大量設計系畢業作品! PolyU Design Annual Show 2016 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中, 與此同時, 台灣呢個期末展亦有一個 "剩食回收箱" 希望透過街道傢俱設計上的小改變, 解決社會問題, 幫助流浪者...

https://www.facebook.com/DYUID24/videos/1109682109055223/

May 23, 2016

 

為了挑戰人類對影像傳統的概念, 及對眼球帶來特別的衝擊, 來自韓國的設計師 Jongha Choi 在其"de-dimension projects"中設計出幾款摺凳, 當放出來的時候是普通一張立體的矮凳, 但當摺起來的時候, 矮凳立即變成平面, 非常慳位而且美觀, 這個"解維"設計正正應用了人類視覺的限制去創造出影像無限的可能性... 

 

"The history of the image has always aligned with the history of the human race. In our vast history, it has been understood and depicted in various forms. Nowadays, owing to scientific technology, it is developing in its form, from photography, film and even further towards virtual reality. Even the advent of 3D printing skills shake our fundamental notion of the image. Unlike the past, we are not only seeing the image as a means of reproducing objects, but also giving essential identity to the image itself. In other words, though the image still shows its visual effect on a flat plane, it is not just an expression of representation, but a making real an experience. In our current situation, in which modern society experiences the image, in relation to advertising, image circulation and the internet, why do we...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Wix Facebook page
  • Wix Twitter page
  • Wix Google+ page

© 2017 by Program Contractor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