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June 16, 2017

政府在新界發展新市鎮時, 都會以單車徑連接屋村住宅與鐵路系統, 方便市民以單車代步再轉搭公共交通運輸至市區, 單車泊位需求因此不斷上升, 為解決單車泊位不足問題, 政府最近亦將新式單車泊架「雙層單車泊架」和「一上一下式泊架」等設計,列為標準單車泊架設計, 以提供更多單車泊位供市民使用。

節錄 -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6月15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制訂單車友善政策,將單車定為交通運輸工具」議案的開場發言全文

(代)主席,要推動「單車友善」環境,正如剛才幾位議員發言時指出,一個重要的配套措施就是要提供適當的單車泊位。根據《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一般而言,單車停放設施應設於較大型的住宅發展、公共運輸交匯處、鐵路站和政府、機構或社區設施等地方。就住宅發展而言,若發展項目連接直達鐵路站的單車徑,便應設置單車泊位。泊位的數目視乎與鐵路站的距離而定:若與鐵路站的距離為少於兩公里,則每15個單位應提供一個單車泊位;若距離為兩公里以上,則應每30個這類單位提供一個單車泊位。

此外,視乎地區實際需要,運輸署會建議較《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為高的單車泊位數量。例如,位於白石角和馬鞍山個別住宅項目,均採用每10個單位提供一個單車泊位的標準。若鐵路站連接單車徑,則鐵路站須提供指定的單車停泊處,並以鐵路站周邊兩公里的範圍人口計算,每一萬人提供最少30個單車泊車位。

                   

現時,全港共有超過57,000個免費公共單車泊位。運輸署就新市鎮單車網絡進行的顧問研究,其所提議的900個改善地點,其中290個為新增泊單車地點,將增加合共約7,000個單車泊位。

除了提供傳統的單車泊位外,運輸署亦正在更新《運輸策劃及設計手冊》,將新式單車泊架,例如「雙層單車泊架」和「一上一下式泊架」等設計,列為標準設計,並會就各區的實際情況,考慮在適合的地點設置這些新式單車泊架,增加可停泊單車的數目。

Original : 

政府新聞網

http://www.news.gov.hk/tc/record/html/2017/06/20170615_143446.shtml

May 16, 2017

九巴工會:休息室空間少 食完飯要自己諗辦法

九巴職員權益工會理事長李國華表示,不少人在站頭等車時,都可能沒有特別關注車長的情況,但其實不少車長,尤其負責「天地特別更」的同事,每日都要為如何度過「休息時間」而苦惱,「除了食飯時間,仲有每日兩、三個鐘休息,可以去邊度?」

李國華指,巴士站頭的休息設施一直不足,「休息室淨係坐到三、四個人,只夠車長食飯。食完飯就要自己諗辦法」。他指車長一般會在車站附近的公園花槽附近或長椅休息,環境不算理想,「所以才會見到要瞓欄杆的情況」。他續指,車長休息時的「蹤跡」亦受天氣影響,夏天太熱要到商場「行行企企」,寒冬之下就只能回到車上閉目養神,「見山食山、見水食水」。他明白市民、政府非常關注巴士站用地用途,要增加車站休息空間有一定困難,「無辦法,都已經慣咗」。

至於城巴的情況亦相類同,早前《香港01》亦有報道城巴車長休息空間不足問題,不少車站並無設立廁所,休息室亦非常狹小擠逼,僅可容納數名司機。城巴職工會理事鄧善慶表示,於南區置富的巴士總站的情況「尤其嚴重」,該站並無設立休息室,車長回到站頭,亦只能在附近商場、快餐店打發時間,「根本無得休息,想抖下都難」。

Original : 

HK01

https://www.hk01.com/article/91337

May 9, 2017

【明報專訊】在街上走得累了,想休息,卻總是找不到地方,要不就得光顧咖啡店,用錢買空間。

在每寸土地都用來換錢的香港,人均休憩空間(open space)只得兩平方米,大概等於一副棺材,部分地區如灣仔,人均公園面積更是零。就算商場有花園,公園有草地,休憩設施也不多。要坐得舒服,最少得有椅子吧?有桌子放東西更好,有張牀也不錯。不如自備家俬?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院助理教授Francesco Rossini就做了場「快閃」社會實驗,在香港三處光禿禿的空地放一個大箱,內有多個小盒子,讓街坊自由組合出不同「家俬」排排坐。這個一立方米的箱子,帶來什麼改變?

檔案10

人物:中大教授及建築師Francesco Rossini

職業:中文大學建築學院助理教授

挑戰目標:用一立方米的箱子為公共空間變身

公共不是私人的相反

這個箱子由他特別設計、以堅固的不鏽鋼製造,附有輪子。「一立方米的體積,是為了方便攜帶,一推就走,可進出升降機、放進貨van後座,而且不會佔太多地方,箱子的表面全是小孔,是為了讓人看到裏面是什麼。」箱子內有乾坤,就是27個邊長32厘米的正方形膠盒。膠盒堅固而且輕巧,成人、小孩坐上去都沒問題,連小孩都可將膠箱排列成各種形狀,男女老少都可隨心「排排坐」。Francesco將箱子帶到不同地方,看看臨時家俬如何營造公共空間,實驗名為「SOS:Seating fOr Socialising」,是他的研究項目,結果將會變成學術論文。研究緣起,是Francesco認為香港沒有公共空間。他來自意大利,在香港住了四年,他說:「香港沒有公共空間,最少不是西方那種。西方的公共空間概念源自古希臘的廣場,人們可以聚集,休憩、討論政治,但在中國文化裏,沒有『公共』觀念。《說文解字》裏說,『公』就是『私』的相反。」翻查《說文解字》,書中引韓非曰︰「背厶為公」,「厶」即公私之「私」,韓非將「公」理解為與「私」相背,Francesco認為,在中國文化裏,「公共」並非獨立存在的特有概念,只是「私人」的相反,這也是香港人能忍受沒有公共空間的原因。還有歷史原因,「殖民地時代,廣場只是白人用來彰顯權力的地方,像十九世紀英國王室來港,政府便封了皇后像廣場舉辦活動,只准歐洲人進入。華人的公共空間,只有街道」。當然,關鍵還是經濟因素:「這個城巿寸金尺土,規劃都不是為公共空間而設,因為公共空間不能賺錢。」

城巿設計 忽略市民感受

Fran...

如何在有限地面空間泊到更多單車一直是很多物業管理人員面對的難題, 最近我們為西貢一間學校校園安裝了一款斜泊式單車架是其中一個很好的泊單車方案。由於安裝位置空間有限, 地面空間只有2米多的闊度, 單車泊在傳統泊架將佔用地面1.7米左右空間, 餘下空間難以取車和讓行人出入, 而使用斜泊式單車架只佔用1 米左右空間, 讓大量空間給單車使用者泊車取車。斜泊式單車架亦使用了一上一下泊架設計, 能泊更多的單車, 另外每架單車停泊在獨立的泊車管道, 減少了單車之間互相碰撞的機會, 同時會更整齊美觀, 更易管理單車。單車泊在泊車管道上離開了地面, 避免了雨水、地面熱力、沙泥、樹葉對單車的損害, 為單車提供了非常好的保護性。

更多資料 : Program Contractors Limited

隨著越多越多人踩單車, 對單車停泊設施的需求也上升, 現在很多新界新樓盤都考慮到住戶的需要, 特別預留一定的單車停泊位如給住戶租用。我們在新樓盤內提供11個英國設計的單車停泊車庫 (Cyclehoop Bike Hangar), 總共供應 44 部單車泊位。我們提供了設計、生產及安裝一系列完整方案, 在一個月左右時間內, 我們就著有限場地空間, 特別為樓盤定製佔用空間較小的單車停泊車庫, 用戶需使用鎖匙才能開啟單車庫取用單車, 單車泊架為一高一低設計, 以減低單車之間碰撞的機會, 亦可停泊更多單車。單車庫為單車提供全方位的保護, 避免了日曬雨淋對單車的損害, 類似儲物箱的設計也提供高的私隱度和安全性, 避免其他人接觸停泊的單車的機會。為了方便單車住戶維修單車, 我們也同時在住宅會所中提供了戶外多功能單車維修架, 維修架內嵌了各樣維修工具包括大小螺絲批頭、不鏽鋼公共單車氣泵、車輪固定架等。

February 28, 2017

香港貧富懸殊醜出國際,但原來連公共休憩空間亦存在貧富差距。有研究顯示,香港市區的人均休憩用地只有約2.7平方米,不及亞洲主要城市的一半。空間少加上分布不均,導致約390萬人的公共空間少於2.5平方米,佔市區人口逾半,當中以舊區最為不堪,旺角為全港最差,人均只享0.6平方米的公共空間;但山頂、九龍塘等豪宅區居民,則平均享有超過8平方米的公共空間。

有關的公共休憩空間是指城市居民每日可使用的公園、運動場等空間,根據政府標準是人均2平方米。思匯政策研究所利用一年時間,調查57個市區分區計劃大綱圖,發現雖然全港人均公共休憩空間達2.7平方米,高於官方標準,但分布不均以至當中20個規劃區未達標,居民數目達184萬。而公共屋邨則因為房屋委員會規劃,情況相對理想,接近官方標準。


負青研究的黎文燕指,這些未達標地區多屬基層聚居的舊區,包括旺角、灣仔、油麻地及長沙灣等。但豪宅區如山頂、九龍塘及愉景灣,人均公共空間則超過8平方米。黎直指舊區多基層及老人,他們缺乏金錢同時間去旅行或使用其他收費設施,公共空間對他們而言尤其重要,但卻分配得最少。她承認不少舊區屬戰前規劃,擠迫的設計有着本身限制,建議進行舊區復修時將車流較少的道路改為公園等公共空間。

黎特別提到官方數字顯示,全港逾1932公頃公共休憩用地中,竟有近9%屬公眾不可使用的大型私人屋苑私人休憩空間,質疑數字有水分。另有2%為地契指明需向公眾開放、私人發展的公眾休憩空間,多位處商場等,如銅鑼灣時代廣場,但過去不少被揭遭餐廳酒吧霸用,部分則屬於平台設施,可達度成疑。

「香港2030」早前提議將人均休憩用地的官方標準提高至人均2.5平方米,黎認為該提議可笑,因現時全港人均公共休憩空間已達2.7平方米,已高於「香港2030」提出的標準,黎反建議應將政府官方標準提高至最少3平方米。

思匯指在各分區大綱圖中,全港仍有1116公頃被規劃為休憩用地的空間未付諸實行,相等於現有公共空間的52%,呼籲政府加快落實。另建議在西九文化區、中環及灣仔填海計劃及啟德三個海濱地段闢設區域公園。

規劃署表示,地區休憩用地及鄰舍休憩用地的分配,署方將再作詳細考慮,歡迎公眾提出意見,而要解決個別地區休憩用地不足的情況,將透過重建項目予以改善。

Original: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70224/bkn-20170...

February 12, 2017

當今全球規劃與建築領域,尚在世的大師為數不多。丹麥建築師揚•蓋爾(Jan Gehl)可能是其中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50年前,以摩天高樓與寬敞街道為主導的現代規劃方興未艾,揚•蓋爾作為時代「異類」,開創了公共空間與公共生活研究的先河。如今,揚•蓋爾出版了6部著作,其中《建築之間》和《公共空間公共生活》也已經成為中國建築規劃院校的經典讀本。他參與的紐約時代廣場、悉尼市中心的街道與公共空間改造項目,也在國際上贏得廣泛讚譽。

而今耄耋之年的揚•蓋爾,仍活躍在世界各地,傳播研究、推動實踐項目。2016年8月24至26日,筆者赴哥本哈根參加了由蓋爾擔當主講的大師班。此篇以筆者個人視角介紹哥本哈根的公共空間,分享此次哥本哈根之行的收獲,未來也希望借此機會重新思考大師揚·蓋爾的研究,進行一些城市實驗,測評我們身邊的公共空間。

溯源公共空間研究

大師班期間,揚•蓋爾給大家放映了一部拍攝於2000年的紀錄片——《人的城市》(Cities for People),這是一部面向北歐五國普通民眾的城市紀錄片。片中闡述了揚•蓋爾的研究發現,並對比了老城和新城的空間、討論了人與車的矛盾等。放映結束後,揚•蓋爾說,這是一部不會過時的片子,雖然過了15年,裡面闡述的道理現在看來仍然有效。

在哥本哈根,我們看到了充滿活力的城市空間對人們生活品質的提升,但世界上更多的地方都在重蹈片中城市問題的覆轍,尤其是中國的城市。

2000年的紀錄片《人的城市》(Cities for People)。(取自人的城市)

1960年,揚•蓋爾畢業於哥本哈根的丹麥皇家藝術學院建築系。學生時代,他受到的教育是,如何用鳥瞰的視角設計城市,如何從高速公路的視角設計住宅。二戰後,西方城市百廢待興,隨著經濟復甦,城市也需要快速發展;以柯布西耶為代表的現代主義規劃理念,正適應了這些需求。1960年代是西方現代主義設計盛行的時代,建築師們開始在圖紙上描繪大尺度的新城及新區。最典型的莫過於巴西利亞,雖被譽為城市規劃的經典案例,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選的世界文化遺產中唯一的現代城市,但揚認為,它是反人性尺度城市的代表,並把類似的規劃稱為「巴西利亞症候群」(brazilia syndrome)。

在1960年代的社會運動期間,揚•蓋爾開始接觸心理學和社會學等學科。而且,這位當時還在城市郊區設計新城的年輕建築師,還娶了一位心理學家——英格麗(Ingrid...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Wix Facebook page
  • Wix Twitter page
  • Wix Google+ page

© 2017 by Program Contractor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